老人院奇遇

今年答應了朋友定期去老人院探望一位老人家。

今天推坐輪椅的她到平台吹吹風,談談天時,遇到同一大樓來的糖尿病復康男病人,他沒有了一條腿,坐輪椅,體重超過200磅,另一條腿也包著紗布,情況看來也不妙。

他主動和老人家搭訕,言談間不停笑說自已的威風史,如怎樣長時間“玩殘”一間医院的医生,護士和999熱線,令他們如何被迫就範簽紙調他到現在的優質復康院,如何騙医院過千院的糖尿病針,一針又一針放在家不用,還教導老人家怎樣依照他的“經驗”從私家老人院調到他住的平價優質院舍,在這樣情況下還怎樣放肆進食和抽煙,很威風似的。

人的自我有時真的好得人驚,身體去到如斯地步也不愛惜,還不停佔周邊人便宜取一種“贏”的感覺,一種幼稚式的自我感覺良好。

最可笑的是他不斷推算住私家院舍的老人家是個有錢人,想盡方法的想搭上認識她,還推算我這個完全沒有”血緣“的朋友是為了錢才會來探她。我和老人家眼望眼淺笑一下,心領神會,完全不打算費氣去回答這種人。

回家想想,這種充滿疑心的人世上肯定不止一個,未來跟CHARLOTTE一齊走的路,應該還會遇到更多這樣的人質疑我。我要保持今天的EQ,今天的態度,不被這種人影响我該走的路。